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粉纸玫瑰(星际-攻略) > 第十三章
    “梅林”

    “梅林--”

    “梅”

    光滑如新的橡木长廊上,踢踢踏踏的步子响个不停。

    不时有人向梅林问好。

    “早上好”梅林挺着肩,她身着女仆的统一制裙,优美的仪态仿佛小天鹅,如果不是认识她,没有人会不认为这一名扮作女仆的贤淑女士。

    “早上好,梅林”格娜微微致意,一向对梅林显得刻薄的脸上难能的有几分温和。

    不对,很不对,格娜这个一向和她不对付的小婊子,怎么可能主动和她问好。

    想到今天首轮选拔名单公示,梅林有不好的预感,但她仍然挺直腰脊,凹出的锁骨线条十分精致。

    公示处,堆在这里的人多得像一幢小山,看见梅林来了,竟然自觉得分出一条路。

    有的低下头,有的假装不经意看向远处,少有的几个人脸上还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虽然还没看到公示,梅林已经觉得事情的结果不会如她所期待的那样。

    --但,是谁?还可能有谁?明明她已经排除了所有的可能性。

    梅林吐出一口气,还是带着最后的一点期望,慢慢走上前,往陪侍的一排名单上看过去。

    一个个如梅林预想的名字出现在公示内,直到两个意想不到的字闯入梅林的眼睛。

    莱浓?那个莱浓?

    “天哪,梅林,我真为您感到遗憾”。

    格娜跟在梅林后面,她是跟在梅林后面的,这时候走到前面来。

    很明显她提前知道了消息,但仍然做出一副夸张的腔调。

    “或者你可以尝试重新申请一下,可能你是第一个让息壤评分系统出现错误的人呢”

    格娜几乎笑得弯腰,繁复的裙子随着她的一笑一动一动。

    “可是,我昨天明明告假了”这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仿佛有些不知所措,少女一张脸带着生病的白。

    “昨天以前我也没有报名,我没想过要报名,我不行的”。

    梅林几乎想扇这个小婊子一巴掌,她克制着。

    因为再怎么狂怒,梅林知道,莱浓,是被摆在棋局上的棋子。

    昨天,报名结束以前,梅林亲自查看过名单,莱浓绝对没有出现在上面。

    而且,梅林了解莱浓,这只被欺凌针对长大的懦弱小老鼠,绝对没有这样的胆量。

    更何况,即使她真的有,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在梅林的眼下把名字加上去。

    “既然出现在公示名单上,那就说明你已经参加并且通过首轮选拔,有的人,想上去还不行呢”。

    格娜指着红线外的首个名字,畅快地刺道。

    如果只是远远排在后面还好,但,梅林是候补名单第一个,多好笑啊。

    那瞬间,仿佛以前所有在梅林面前的憋屈,都被选拔这阵飓风吹散了。

    “再次重申,我真的真的非常为您感到难过,梅林”格娜掐着嗓子,学着梅林平常矫揉做作的语气。

    “您说什么呢?这是庄园的公示,我对我的主人以及息壤的公正献上所有的忠诚,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表达我最衷心的祝福”

    这位一向贤淑的上等‘女士’笑起来,那笑如同干枯的树干上浮起的树皮,僵硬地挂在脸上。

    尽管她极力想要抑制,但任何人都能看出她脸上的怨毒,仿佛恶意的毒汁已经渗透她的每一个关窍。

    “装腔作势”

    格娜看着梅林故作镇定地离开,得意地抱着手臂。

    “梅林会生气的,那时候我的处境会十分艰难”莱浓显得惴惴不安。

    她漂亮眉眼微微蹙着,十足的小可怜样儿“我应该去说明真实的情况,刚好梅林也是候补名单上的第一顺位”。

    “别害怕,莱浓,我们会帮你的”

    尽管恨不得把莱浓那张可怜兮兮的小脸蛋划花,但克莉丝很明白当下她们更需要保护莱浓。

    于是她放软声音,亲切地揽着莱浓的手臂,示意格娜过来。

    莱浓懦弱的话听得格娜心烦,但同时也提醒了格娜。

    候补名单第一顺位代表什么。

    本来,格娜看到这个候补名单只觉得解气。

    但事实是,如果公示名单上有谁出现问题的话,梅林可以轻易爬上名单。

    以前是很少有这样的情况的,因为能够最后进入名单并且没有任何意外的,都是背后有自己的团体或者倚仗,爬上名单又怎么可能轻易被扒下来。

    但莱浓,是她们搞的鬼,这个可怜的豌豆公主,要拉下她几乎算得上不费吹灰之力。

    在二轮选拔前,也就是名单公示的叁天内,莱浓绝不能有任何的意外,这么想着,格娜露出一个尽量温和的笑容。

    初春的阳光散漫的往下铺洒,蓝猫趴在栏杆上,漂亮的眼睛望着下面聚拢在一起的人群。

    它迷糊地咕噜了两声,又懒懒地坐在太阳底下,舔着自己的毛。

    太阳升得越来越高,热闹的公示处也变得安静,几乎没什么人。

    “在这里,罗伯,走了”

    少年巨大的黑影投在蓝猫身上,蓬松的头发带着淡淡的金色,如同早秋的银杏,他声音温和,但又透着初雨的清润。

    罗伯的下巴被少年摸着,它惬意的伸长四肢,赖在地上。

    午后的光穿过绿化树木,狭窄的树缝和纷飞的落叶带出淡淡的光影,落在身上少年。

    “道伦大人!抱歉,打扰您的午休”

    女奴只是经过这里,没想到在这里遇见这位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