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粉纸玫瑰(星际-攻略) > 第十四章
    阳光穿过天台的门,落在楼道上,细碎的尘让光束像是聚在一起的碎金沙粒。

    少年踩住光,高大的身体向前移动.

    光束也就沿着少年的身体往上,拂过少年不耐的唇峰,高挺的鼻梁,以及那双深邃的金色眼睛。

    “是你,我还以为-”

    不安的少女退后两步,看到伯顿,似乎松了一口,仿佛栏杆上那枝吐丝的绿萼。

    “嗯”伯顿停住已经踏入天台的一只腿,浓密的眉犟着,沉默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你以为是谁”。

    很短的一句话,但并不平和,仿佛压抑许久的死火山,不声不响地冒出爆发的前兆。

    “卫队长大人,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少女脸上的笑一僵,小扇子似的睫毛轻轻地闪了两下,就垂下去,她脚下野蛮生产的灯草,也被天台的风吹得弯了腰。

    少女做出恭谨的仪态,鸦色发丝上的绿丝带也随着阵似阵吹来的风飘起来,又不时落在雪白的后颈上。

    再外一点是刺亮的阳光,他们站在天台轿顶的阴影下,绿萝的藤蔓沿着轿顶老旧的墙体蜿蜒。

    阴影下的少女,发上的绿丝带也变成墨色,在冷色的皮肤上垂着,如同祭台上被神罚的雨淋得半湿的圣女,冷淡中透出一点白腻的皮肤,圣洁而靡丽。

    “我不想拐弯抹角,说那些漂亮话,莱浓,你  tm  本来以为我是谁?”

    少年卫队长是一点就燃的炮火,他厌烦拐弯抹角,做出一副假惺惺的绅士姿态。

    在和贵族们建立联系的时候,他不得不那样做,但在没有人权的奴隶前,他的耐心就显得不那么足够了。

    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并不是针对谁,而是一种天生得理所应当的傲慢。

    “我想,这和您没有关系,卫队长大人”少女的礼节是周全的,仿佛知道自己的回答并不能让人满意,她谨慎地后退一步。

    “很好,莱浓,我想您是太久,没有见识过我的手段了,对吗?”少年勾起一个冷笑,“这段时间,我对太您温柔了,以至于您忘记了,我是一个怎样的人”。

    伯顿松开握住长剑的手,一把抓住少女的手腕。

    少女惊得往后退,反而被拉得跌在地上,伯顿并不理会,几乎要把她拖走。

    “你疯了吗”少女反手拽住伯顿的手,借着力扎向伯顿,如同一头迅疾的野兽,狠狠地用头撞击卫队长的身体。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这显然不能对常年训练的伯顿造成任何冲击。

    但,两个人倒在地上。

    少女似乎也感到难以置信,她的头抵在伯顿胸膛上,绿丝带还勾着他制服上的银链。

    “心脏,跳得好快”少女用力扯开缠在一起的绿丝带,她上半身立起来,下巴微微抬高,仿佛知晓什么秘密。

    少女鸦色的发丝间还有几瓣淡黄的野雏菊,显然是挣扎的时候沾上的。

    她不管不顾,只是认真地看着伯顿,几乎用肯定的口吻说“你完了,伯顿,你的秘密被我发现了”。

    “什-么”少年瞳孔猛地放大,一切和思想有关的东西都停滞了,他感受不到风在流动,也感到不到拂过他手背的稗子草,感受不到怒火。

    猜疑,嫉妒,烦躁,仇恨在瞬间消失。

    他调动一个预备卫队长所应有的全部理智在思考对策,但那无济于事。

    如果平常他的逻辑能力等于一个数学家的基本算力,那么现在即使把一加一等于几这样的基础数学问题摆在他面前,他也无能为力。

    只剩下心脏在忐忑地跳动。

    “卫兵的心脏体循环回复能力不可能这么差,显然,你的职位是通过某种运作谋求的吧”

    “……”

    “起来”

    少年卫队长臭着脸,半坐起来。

    “你现在连推开我都不能”少女狐疑地看着他。

    “我不想亲自动手”

    少年十分嫌弃,抗拒的样子,但他其实又没有任何真切的动作,仿佛四肢被叁尺之下的严冰冻住,连推开他身上的少女都不能。

    “你的心一定有问题”

    少女青白的手仿若冷玉,轻易地循着少年卫队长麦色的肩骨探上脖颈。

    一只手的力量显然不够,少女跪坐起来,冷白的手掐着麦色的皮肤。

    伯顿卫队长被一名奴隶掐住脖子,即使流传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这样荒谬的传言。

    但少年异常地沉默着,任她动作,头甚至还配合地微微仰起。

    “我说过的,我恨你”,少女似乎有点疑惑,但还是强撑着掐他的脖子。

    手和脖颈如同菟丝子缠绕树干一样紧密地贴在一起,少女的手臂不自觉颤了一下,显然十分不自在。

    仿佛少年身体上那股灼灼的热气变成一条一条的小蛇,沿着他们交贴的地方蜿蜒着游过来,顺着手臂窜入她裙下的身体,爬遍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少年卫队长微微昂着头,他上身半立着,掌心撑在身下,噙着那双巨蟒般的金色眼睛看着少女,半张脸陷在阴影里。

    他仍旧没有说话。

    手心像是被稗子草刮了一下,少女猛地一颤,几乎想把缠在少年卫队长脖颈上的手挪开。

    一向显得不耐烦和暴躁的少年沉默着,喉结上下滚动,仿佛巨人小心翼翼地伸出尾指,碰了碰玫瑰中心的花精灵。

    他侵略性的目光在对上少女眼睛的一瞬,又猛地弹开——

    我为什么低头?

    他这样想着,又想直视她,但几乎只用余光看了一眼,又状似不屑地偏开头,鼻孔呼出粗气。

    少年卫队长的脖颈拉出分明的线条,立体的五官仿若雕像,他分明是不屑的看向一边的,但余光,也就是那颗金色的瞳仁,又看着少女。

    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伯顿-,你真的喜欢我?”

    并不是以惊讶的语气,而是那种温和中带着嘲讽的,可怜人的,一言难尽的,难以想象的语气,少女缓缓说出这句话。

    她几乎不用再多说什么,任何人站在这里,都能明白她的态度。

    她可以委婉的,强硬的拒绝,但她偏偏以如此甜蜜又恶毒的软刀,将这位卫队长的自尊一一粉碎。

    没有任何一个有着高傲人格的人,能够容忍这样的,怜悯人的口吻。

    尤其是当他无意识的,不自觉的,将藏在内心最深处的那颗水晶般的心显露出来,星神在上,他只是那么小心翼翼地暴露一点。

    有恃无恐的星盗将全部掠夺出来,并且将他贬成一文不值的玻璃,然后当众摔个粉碎。

    少年怔住了,他望着她,下巴缩了一下,眼睛睁得很大,愣愣地看着她。

    这个一贯坚信强大的力量可以战胜一切阴谋轨迹的少年,在这一刻,眼睛里竟然出现那种,他最厌恶的懦弱的人才会表现出的东西,脆弱,不安。

    甚至——受伤。

    少年的眼睛不受控制闪烁两下。

    他瞬间回过神来,几乎本能地调用一切来竖立防护的堡垒,甚至是攻击。

    “我不希望再重复一遍”伯顿下意识躲开少女的目光,他一手捏住少女交迭的手腕,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少女掐在他脖颈上的手甩开。

    “我爱你?”伯顿正坐起来,“你觉得一个奴隶,配当我的情人?”。

    他冷呵了一声,迅速站起来,来回地走动,浮着百合花的水缸跟着震颤不已。

    他越走越快,每一步都仿佛是巨大而笨重的机器才能制造出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