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寂于黑湖 > 分卷(8)
    他突然冲到我身后一把将我抱紧,声音有些颤抖地说:诺尔,你只能爱我一个,诺尔,我们说好的

    我一怔,我什么时候和他说好了,那都是你控制着我,强迫我说的!我掰开他的手,伸手就去拉门

    他把我拽回来,黑眸里分明还有一丝慌乱,可却恶狠狠地盯着我说:你别想逃跑,更别想去找伯特莱姆

    说着突然吻住我的唇,任凭我怎么挣扎推脱他都不肯放开我的唇,直到将这个狂风暴雨般的吻进行到最后一刻,他才放开我,紧盯着我,命令道:你只能爱我一个

    这是一句命令口吻的话,所以我直视他,很认真地回答:我绝不会爱上一个吸血鬼,除非我死

    他蓦然睁大眼眸,眸中的黑湖上瞬间狂风暴雨,让湖面上涨,湖底顿时变得更深沉

    我转身拉开门冲出房间,他没有阻止我,也没有追出来,我也没想逃跑,只是不停地向前狂奔

    这座城堡十分得大,比他的城堡还要大上许多,我跑着跑着就迷失方向了,周围不是一条条华丽的长廊,就是上下的楼梯,就像是个迷宫一般

    我思索着他带我上来的时候是顺着楼梯往上,所以我猜想离开应该也是一路往下,因此见一条楼梯就向下

    但很奇怪地是走着走着周围连仆人也没有了,并不是我没有找仆人问路,而是大部分仆人都低着头行色匆匆,根本不理睬我的询问,即使强行拉住一个,也是使劲摇头,缄默不言,我甚至开始怀疑这个城堡的仆人都是哑巴

    顺着楼梯一路往下不知道走了多久才到达底端,可我有些纳闷这长廊看着似乎不像是进来时候的样子,走着走着忽然视野开阔起来,并且长廊两边开始出现大批大批的勿忘我

    这些勿忘我竟然都是鲜红色的,尽管我不太了解鲜花,但是也能感觉到这样鲜红到有些妖异的颜色甚少看到

    拐过一个弯,就看到长廊的尽头出现一扇门,不过此刻这扇门却是开着的

    这里一看就不是城堡出口,所以我转身就准备走,忽然听到门里传来一个温润柔和的声音说:呐,怎么样,我的舞跳的有没有进步

    我意识到是克里斯汀,想到他和林顿对峙时的样子,我赶紧屏住呼吸,悄悄地准备溜走

    既然来了,这么着急走干嘛忽然耳边炸响一个邪魅的低笑,同时两只手臂从脖子后面伸出,一下勒住我的脖子

    偷听墙角可不是个好习惯,你跟林顿学坏了他低笑着说,话刚落音猛地将獠牙刺入我的脖子,和林顿吸血急促的吞咽不同,他一边无声吮吸一边轻柔舔舐,好像他不是在吸血而是在亲吻一样

    你不仅长得像奥诺尔,味道也很像嘛他吸食了一会,忽然轻笑着在我耳边低声说

    难怪林顿这么爱你他把爱字说的尤其重

    他的爱舒服吗他又凑近我耳边吹着气低声问,我明白他话里的嘲讽,我知道大概是吸血鬼吸食鲜血的时候,能感知到被吸血者的想法,所以他才会出言嘲讽

    他应该也没指望我会回答,说完就发出邪魅的笑声,放开我的脖子,蹦到我的面前,拽着我的手不由分说地往门里走去

    尽管他个子没有我高,甚至在我所见过的吸血鬼里算是比较娇小的,可是他的力气似乎比林顿还要大

    被拽进门里我才发现这是个空旷又宽阔的奢华大厅,之所以说他空旷是因为整个大厅除了正中央有一块通体黑红色的长方形水晶之外,并没有任何东西

    走近了我才发现那块水晶竟然是一个水晶棺,上面雕刻着很多奇异的纹路,那些纹路看起来颇为庄严古朴,众多的纹路组成在一起似乎又形成了新的纹路,缠缠绕绕却又整整齐齐,十分怪异可又异样合理

    而水晶棺里面躺着一个人

    这人黑发如夜,有着一张和克里斯汀一样看起来不像世间所有的完美脸庞,只是不同于克里斯汀的天使模样,这人的模样却令我想到了传说中俊美的不存于世的恶魔撒旦,尽管这人闭着眼睛,可我总有种下一刻他就会睁开眼睛露出底下目光如炬的眼眸的错觉,

    我想那一定会是一双摄人心魄,让人不敢直视的眼眸,因为这人眉尾微昂,眉宇间凝聚着一股不可一世的王者之气,哪怕他此刻躺在密不透风的水晶棺里,哪怕他像是被囚禁在这方狭小的黑红水晶里,他也一直散发出一种不容侵犯,轻世傲物的桀骜气息,这气息竟让我下意识产生一种臣服跪拜的冲动

    既然你打断了我跳舞,那就得陪我把舞跳完克里斯汀松开我的手转过身邪笑着望着我,忽然他脸上的邪笑消失,转而浮现了一个美好灿烂的笑容,这笑容让他的气质瞬间变得神圣纯洁起来

    看着我,和我跳舞,好吗他忽然说,声音温润而柔和,语气也是截然不同的询问,可是这询问却让人不忍心拒绝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我觉得他明亮的蓝眸此刻竟像是变成了璀璨的绿色,他用这双宝石般的绿眸看着我,向我伸出手,我居然下意识扣住他的手背,靠近他,扶住他的腰,和他一起翩然起舞

    我并没有被控制,而是被他眼中的温柔吸引,无法自拔

    不过让我惊奇的是这支舞我跳过,就是林顿教我的那支,被称为圣舞的舞,然而不同的是此时我的舞步变成了舞步中被依靠的那方

    好在林顿教了我很多遍,尽管舞步不同,但是他的舞步我也记得,只是没有这样实际的跳过

    克里斯汀对我舞步的生硬似乎也不在意,甚至会跟随我的节奏放慢脚步,可能是我习惯了林顿的命令,对于看着我这样的话,我竟然下意识遵从,就这么目不转睛地一直注视着克里斯汀

    克里斯汀也一直凝视着我,他的神情平静又温柔,绿眸中水光泛泛,甚至还有些我看不真切的情绪,我下意识觉得这情绪似乎是依赖

    一时间我竟无法将他和最初见到的那个笑容邪魅,伶牙俐齿的少年联系在一起,邪笑着的他和温柔的他似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尽管有着同一张面孔,可气质却是截然不同,天差地别的

    一舞毕,我和他相互行完礼,我刚站直身体,却看到他已经坐到水晶棺上,目不转睛地凝视着棺里的人,手也不停地在棺面上轻抚

    我跳的好吗他忽然问,可我不知道他是在问我还是在问棺中人

    和我跳一次,好吗他又问,我知道这次他一定是在问棺中人,他的声音已经清冷了下去,并且有些颤抖

    良久他又趴到棺面上,双手撑着下巴,挂着邪魅的笑容望着棺中人说:呐,我是不是很有自知之明啊,五百多年了都没出现在你眼前

    不过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吗他忽然侧躺起来,看着我勾嘴笑着说:因为今天我十分想和你分享一件有趣的事

    你猜他叫什么他大笑起来,他叫诺尔,诺尔

    没错,你没猜错,他就是奥诺尔的代替品啊克里斯汀看着我,忽然笑容邪魅起来,露出两个小尖牙,林顿找来的,林顿还对他说我爱你呢说完他又笑的直锤棺面

    真是可怜啊他叹息,语气里满是同情,可脸上却有些嘲讽,那嘲讽我看不懂是在嘲讽我还是在自嘲

    呐,他刚刚和我跳的好吗他忽然又趴回棺面上,甚至把脸贴到上面,说:看着我和他跳舞,你有没有想起什么,有没有生气啊,哈哈哈哈,生气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