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寂于黑湖 > 分卷(13)
    我听到了贵族们的欢声笑语和此起彼伏的掌声,像是在催促我

    我把手搭到冰冷的门把手上,到了我说

    他用力地握了我的手一下,才松开手,说:进去吧,我会一直在你身后的

    我知道我再次重复,深吸一口气,推开了这扇奢华的大门,走进礼堂里

    朴素却不失精致的礼堂里坐满了人,见我进来他们都转过头望向我,激动地鼓着掌,神情无比期待

    我顺着红毯一直向前走,走到哥哥端坐着的王座下方,那里已经有个白发苍苍的神父正捧着一本书站在中央

    随着我的站定,这个教堂的侧门忽然打开,门里走进一个很美丽很有气质的女人

    她微微颔首,轻抿着红唇,沉静又端庄,可眉眼间的笑意却藏不住

    她一步步不紧不慢地向我走来,洁白的纱裙随着她的步子轻轻摇晃,美好的像是她时不时抬眼偷看我,又慌张地低下头去时,嘴边绽放的那抹微笑

    殿下她走到我面前,微微低下头,像是在给我行礼,哪怕是婚礼她也没忘记她的礼仪

    我看不清她的脸,只看见她的脸侧微微发红,随着神父开始祝祷,她一点点抬起了头望向我

    她的眼睛明亮又水润,不知是藏不住还是她也没想隐藏,让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深深的爱慕

    我想这样的妻子值得我敬她爱她

    神父念完祝祷,我主动牵起她的手,她的手心里全是汗水,我猜大概是她一直紧张地握着手,虽然我并没有从她的神情里看出紧张

    沉稳,哪怕是刻意压制的,也是皇家必须要做到的,我想她很适合成为我的妻子

    随着我牵起她的手,底下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掌声,眼角余光里,我看到门边雷蒙德站在那

    他没有和其他人一样鼓掌,只是静静地看着我,虽然我看不太清他的眼神,但我能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凝聚在我身上

    殿下一声轻唤拉回我的思绪,神父祝祷完是见证新人相爱的时刻,我想我应该吻她,络绎不绝的掌声也像是在鼓励我这么做

    我看着她,慢慢低头向她的红唇靠近,我看到她闭上眼睛,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

    我也闭上眼睛,向她的红唇覆上,然而她的手突然从我手中脱离,因为紧张而急促的呼吸也突然消失

    我下意识睁开眼睛,看到她已经离我有些距离,大睁着的明亮眼瞳瞬间熄灭,一只血淋淋、指甲锋利细长的手从她的心口处伸出,那鲜红的血滴在她洁白的纱裙上很是夺目凄美

    在她的身后,我再次看到了那个吸血鬼,还有他深不见底却满含怒意的黑眸

    然而他突然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同时一只手臂猛地从身后伸出,紧紧勒住我,下颚被一只冰凉的手捏紧,强行掰过头去

    视线里我看到底下的所有人都是一副惊恐万状的神色,他们满眼恐惧,面如死灰,一动不动,像是一个个死气沉沉的雕塑

    只有雷蒙德向我极速冲来,他目呲欲裂,眼睛里布满血丝,向我拼命地伸出手

    我下意识想要抬起手,然而下一刻冰凉尖锐的东西一下狠刺在我的脖子上,这刺疼让我一瞬意识恍惚

    又疼又涨,这个感觉让我知道,那个冰凉尖锐的东西是獠牙

    这獠牙刺进我的脖子还不满足,继续不断的深入,像是想咬断我的脖子一样,让我疼到无法呼吸

    急促的吞咽声顿时在我耳边响起,伴随着我越来越急促却越来越感觉不到的心跳,占据我全部听觉,渐渐的这声音也消失无踪

    我的世界里只剩下一片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视线里也渐渐灰暗,在黑暗完全覆盖的最后时刻,我看到雷蒙德跪在地上,异常艰难地抬起头,对我张了张嘴,像是在喊

    杰勒米

    视线完全消失,只剩下一片望不到尽头的黑暗

    黑暗尽头忽然有个执着的声音不断重复:诺尔,你的身体你的鲜血都只能是我的

    我下意识抬起眼皮,灰暗的眼前是那双黑的望不到尽头的眼眸,此时这双眼眸里涌动着一抹复杂的情绪,尽管复杂但没有不知名,让我得以辨认出其中的一丝爱意

    我想起来了,这个吸血鬼叫做林顿,我被他抓走后囚禁了三年

    他忽然把我抱起,紧拥入怀,你只能爱我一个,诺尔,我们说好的他声音颤抖地说

    忽然他又命令道:你不准为了别人离开我

    听起来就像是一个孩子在哀求:你不要为了别人离开我

    我有些好笑,可身下传来的撕裂般的剧痛顿时又把我拖进黑暗里

    等到黑暗再次退去,眼前却出现了一张熟悉又凌乱的大床,床里两个光洁的躯体正像野兽一般交合

    我听到那个瘦弱些的人发出声嘶力竭,尾部破碎的惨叫

    我闻到略浓的血腥味从他们结合之处散发出来,我看到瘦弱些的那个满脸泪痕,神情崩溃,暗淡的紫眸中死一般的绝望

    我下意识冲过去,想要阻止这场暴行,可忽然响起了一个银铃一般的笑声在这个金碧辉煌的房间里不停回荡,而床间的两个人却像是听不到一般依旧继续持持续着暴行

    你当时阻止不了,现在就更阻止不了了,小诺尔那个清脆的声音说,话刚落音我就看到床边忽然出现了一个洋娃娃一样精致好看的小女孩

    她坐在床边,晃荡着双腿,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床上还在动作的两人

    你身下的鲜血让林顿异常兴奋呢,小诺尔她又笑起来说,这是你的第一次吧

    这是三年前我被林顿抓回来的第二天,我最迷茫最崩溃最刻骨铭心的一天

    没等我回答,她忽然转过头用无比认真的眼神望着我问:第一次是什么感觉

    我一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仅仅是这个问题本身的羞耻之处,还因为她一副非常想知道的期待模样

    一个洋娃娃一样单纯好看的女孩用十分期待的眼神望着你问你问题,我想任谁都不忍心拒绝回答,可是她问的问题却这样的羞于见人,又让人极其难以启齿

    什么感觉她大概是见我不答有些着急,蹦下床闪身到我面前,摇了摇我,仰着头又重复问了一次

    看着她有些期待的眼神,我说出了一个真实却又不算好坏的答案:疼

    她听到我的答案之后立马低下了头,我看不清她的神情,眨眼之后她已经坐回了床边,脸上也恢复了那笑盈盈的样子,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像女孩一样晃悠双腿,而是叠腿端坐,气质也变得像是一位从容的贵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