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寂于黑湖 > 分卷(23)
    他忽然动作一滞,抱着我的手也松了一些,同时我腰上忽然被一股大力向后一拽,瞬间脱离了他的怀抱,向后飞去,我低头一看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我腰上缠绕了一条铁链

    杰勒米!哥哥一把从身后接住我,抱住我转身就向大门奔去

    大门也忽然打开了,冲进来一群身着铁甲的男男女女,瞬间把我们包围住

    陛下,殿下,我们来迟了为首的青年抚心简单行礼,这声音我记得,是雷蒙德记忆里那个称呼他为首领的男声

    不迟,各位务必小心哥哥郑重地对青年点点头

    殿下为首的青年忽然看向我,首领他是不是已经,他顿了顿问:消失了

    尽管他没有表现出其他的情绪,但他身后的男男女女女却忽然一齐将目光集中在我身上,不少脸上甚至露出了悲伤的神色

    抱歉我低下头,嘴里似乎又有了雷蒙德鲜血的味道,都是因为我

    首领说,他对殿下很抱歉青年忽然躬身,行了一个重礼说,如果可以,我们希望殿下可以原谅首领顿了顿他又说:首领他对殿下很在意

    我没有责怪过雷蒙德嘴里似乎溢满了鲜血味,这味道让我满是歉意

    青年忽然半跪下去,首领临走前说了,如果殿下回来,让我们跟随殿下,誓死效忠殿下

    誓死效忠殿下他身后的男男女女忽然一齐半跪下去

    我有些意外,我只是人类,尽管知道这是雷蒙德的决定,可我也有自知之明,这些颇为桀骜的半吸血鬼并非我可以控制的

    首领说了,只要跟随殿下,我们一定可以好好生活下去青年抬起头看向我,尽管是首领的决定,但也请殿下允诺我们,给我们生活之地和充足的食物,让半吸血鬼得以生存

    半吸血鬼是很强的战斗力,至少能让人类对夜族得以抗衡,因此这个效忠让我拒绝不了,并且从雷蒙德的记忆里可以看出这些半吸血鬼生活得并不容易

    但是想到雷蒙德灰飞烟灭的样子,我又有些不愿以加强人类战斗力的理由接受半吸血鬼的效忠

    雷蒙德是将半吸血鬼们当做家人在对待的,我不能因为想要利用他们而接受他们的效忠

    半吸血鬼和人类是一体的,只要有斯图亚特家在的一天就会有半吸血鬼的容身之所,不过你们不需要向我效忠我挤出一丝苦笑,抬起我两只断掉的手腕,我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又怎么给得了你们庇护,尽管是雷蒙德的决定,可我不能不负责任就这么接受你们的效忠将你们当做部下差遣

    青年听到不仅没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殿下的回答果真和首领说的一般模样但接着他郑重地半跪抚心说:首领说了,如果殿下不接受,就让我们效忠斯图亚特家

    殿下会放任斯图亚特家的追随者不顾吗青年望向我

    雷蒙德我轻笑起来,总是把我算的很准我想可能我是个很好看穿的人

    我看向哥哥,哥哥对我点点头,我转头看向青年,斯图亚特家和半吸血鬼同在

    同在青年抚心,他身后的男男女女纷纷低头抚心

    忽然他们中有几人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同时一股巨大的压力猛地拍下,当场所有人都跪到了地上

    看来半吸血鬼确实需要清理他的声音在不远处传来,敢对我使用精神控制

    该死他忽然声音低沉下去,同时刚刚吐血的几个半吸血鬼里忽然有一个猛地战起来,冲向门边一个士兵,从他那夺走银剑,插进了自己的心口

    这一切只发生在瞬息之间,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等到有所反应时,那个半吸血鬼已经灰飞烟灭

    但忽然匍匐的半吸血鬼里颤巍巍地爬起来一个瘦弱的少女,她猛地咬上自己的手,瞬间鲜血味翻涌,下一刻她将手上流淌的鲜血撒了出去,那些血滴在半空中忽然挥发形成了一个若隐若现的血色圆罩

    与此同时在圆罩内的我身上忽然压力一轻,尽管还是有压力,但是已经略微可以活动,我抬头看去,其他人也都纷纷颤巍巍地站起来,只有那个瘦弱的少女浑身渗血趴在地上,很快她的身下就形成了一个血泊

    有半吸血鬼过去扶她,可她身上像是有千斤巨石一般趴在那爬不起来,甚至动弹不得

    速战速决,她支撑不了多久青年严肃地说,不能让他带走殿下,也不要让他们的牺牲白费了

    是那些半吸血鬼一齐咬牙回答,接着纷纷眼中红光大放,部分一齐冲出了血罩向他奔去,部分站在血罩内向他的方向抬起手

    不自量力他低沉的声音笼罩了整个大厅,瞬间我感觉到身上压力又重了一点,那些半吸血鬼也都喷出一口鲜血,尤其是那个趴在地上的少女几乎变成了一个血人

    我这时才发现他的上衣已经烧的破烂不堪,可他仍旧用残破的斗篷遮住脸,手臂那里更是一点布料没有,但身体皮肤却都完好又苍白,没有一点伤痕

    他的脚上忽然出现寒冰快速地蔓延而上,瞬息间冻住了他的腰部以下,同时空中忽然出现铁链,从四面八方一齐向他冲去,将他身上缠绕紧锁,紧随其后的是从四周突然窜起的强势火舌向他席卷而去,中间不知从哪刮起一阵狂风,将火舌的势头鼓起到了最大

    那些冲出血罩的半吸血鬼也纷纷半露獠牙,执着各种不同的银质武器向他冲刺而去

    而他似是没有察觉到这些,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那,斗篷也遮住了他的脸,让我看不清他的神情,我心头紧绷

    火焰率先笼罩了他,那些半吸血鬼的武器也都紧随其后地刺进火人身上,我瞬间窒息,差点惊呼出声

    不想他死,这是我空白的脑中瞬间产生的想法

    杰勒米?哥哥的声音忽然唤回我的思绪

    我下意识抬头向哥哥看去,只见哥哥微皱着眉,疑惑地看着我,我想可能是我的神情有些慌张让哥哥察觉出了异样

    怎么了,哥哥我对哥哥笑了笑,可是我发现嘴角很僵,我猜想这笑大概看起来也像是挤出去的

    你在恐惧什么哥哥拧起眉问

    恐惧?我愣了一下,没有啊我赶紧辩解

    哥哥看了我良久,没有说话,继续抬头看向中间的火人,我也随之转过头看过去

    那个火人虽然还在剧烈燃烧,但仍旧一动不动,直到银质武器刺穿他,那火焰才慢慢消退,露出下面目全非的人形

    那人形从脚下开始逐渐腾起灼烟,然而他的脸却慢慢地愈合恢复,长出新的皮肤,尽管恢复的很慢,灼烟吞噬到他的脸上时,他的脸依旧只是恢复了大概轮廓

    不过看到这个轮廓我先是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又心头紧绷起来,那张脸并不是他的,而是那个先前用银剑刺穿自己心脏的半吸血鬼的

    那些执着武器的半吸血鬼都愣住了,脸上的不可置信逐渐转变为目眦欲裂的悲愤

    都小心!他不见了!我不远处的青年忽然大喊一声,语气中焦急完全隐藏不住

    我下意识向青年看去,却蓦然睁大眼眸,因为我看到他赫然站在青年身后,此时他的□□上身斗篷已经没有了,因此我看清了他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