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寂于黑湖 > 分卷(28)
    这些雨滴顺着我的眼角流淌,让我分不清那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忽然蹲到我面前,掰开我身上残破的银甲,扯破我银甲下染血的衣衫,拽下我肩膀的衣服,抱住我把我压倒在地上,随即凑近我肩膀受伤的地方用力地舔舐起来

    天空中不断下落的雨点密集地打在我的眼瞳上,很疼,模糊我的视线,可我却无法做到闭上眼睛

    他忽然伸出头挡在我眼前,不仅遮住了雨水,也占据了我的视线,他深不见底的黑眸注视着我,那漆黑的湖面再次倒映出了我紫色的眼眸,可这次这紫眸却不再是清澈宁静的,而是了无生气,死气沉沉的

    你只能爱我一个,只能在意我一个,只能属于我一个他说,随即噙住我的唇,霸道地侵占,似是感觉到我完全不会回应,他黑眸中闪过一丝惊慌,更加强势地深吻起来

    我不知道他吻了多久,因为除了痛,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他吻了我很久,忽然黑眸中积聚起阴郁,放开了我的唇,凑到我脖子边,胡乱地舔舐了两下便迫不及待地咬了上去

    耳旁传来似曾相似地吞咽声,脖颈处也是似曾相似的那种吸取全身热度的触感,因此除了痛,我又感觉到了冷

    他忽然紧紧抱住我,像是想要为我取暖般,握住我冰凉的手

    可他忽然停止了吸食,猛地抬起头,用满是恐惧的黑眸凝视起我,伸出颤抖的手抚了抚我的脸庞,声音也有些颤抖地说:你别想死,也不准恨我

    第27章 自由与自由

    我不知雨是什么时候停的,更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把我带到了城镇前的树林里的,我也不记得后来他有没有和我说话,我只记得我没有说一句话

    他把我放了下来,脱下外袍披在我身上,他的外袍上沾满了血腥味,让我瞬间恶心起来,扶住一旁的树干干呕

    他赶紧走到我身后抓住我的胳膊,拍了拍我的背

    我挥开他的手,拽下他的衣袍,摇摇晃晃地向城门走去,他没有再追上来,但我知道他一直在身后看着我

    离他很远了我才发现那股让我恶心的血腥味竟然不是他的衣袍散发出来的,而是从我的身上的各处散发出来的

    我刚走到城门边,城门就打开了,陛下!达伦和一些贵族冲了出来扶住我,拥簇着我走进了高大的城门里

    陛下您的脖子......有个贵族欲言欲止

    陛下受伤了,快叫医生来止血包扎达伦一边平静地说,一边将外套脱下来披在了我裸露在外的肩膀上

    不用了我听到自己很是微弱沙哑的声音,我很累,想休息,你们不要跟来,说完我推开他们的搀扶,独自走向一栋黑着灯的屋子

    我走进屋子,锁上门,瞬间只觉得被疲惫侵袭,眼前也一片漆黑,倒在了冰凉的地上合上眼就睡着了

    这一觉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梦到父亲没有死,他依旧带着王冠转过身对我微笑,我还梦到了哥哥,他并没有戴上王冠,仍向小时候一样对我的调皮无奈地摇头

    我也梦到了他,梦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会偷偷来皇宫看我,会带我去拥抱月亮,会教我骑马,会默默地听我诉说,会凝视着我说你很好看,会牵着我去买兔子蛋糕,会为我遮挡晚风,会和我十指紧扣,会紧紧拥抱着我

    梦里没有夜族,没有战斗,没有使命,没有责任,没有雷蒙德替换我的记忆,没有爱勒贝拉给我的毒药和银匕首,没有人类死去,没有战士牺牲,更没有鲜血

    梦里我也不再是小王子或国王,我只是一个调皮玩闹的少年,我没有从钟楼掉下去,没有飞速成长,没有走上战场,没有被告知是斯图亚特家的后代,没有被十四代十五代袭击,没有使用过银匕首和银剑,没有被囚禁,没有去过新生,没有加冕,没有率领军队出征,没有看到那一张张死亡的面孔,更没有沉入那片死寂的黑湖无法自拔

    这样的梦真美好

    我猛然睁开眼睛,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能感觉到的依旧是冰凉的地面,美好不再,在的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和散不去的血腥味

    好想继续做着这样的梦不要醒来

    我慢慢爬了起来,摸索着磕绊着寻到了蜡烛,点燃,微弱的烛光只照亮了我眼前的黑暗,其他的黑暗之地依旧只能慢慢摸索前行

    我忽然好累,好想就这么坐下来休息,所幸在我停下的地方我寻到了灯盏,点燃灯盏瞬间照亮了屋子

    我脱下身上的所有衣服,沉重的铠甲,昂贵的外套,破碎的衬衣,慢慢地洗净了身上沾染的血迹,从这间不知是谁的屋子里翻找出了一件简单的平民衣衫穿上

    这衣衫很简单,很宽松,尽管是粗布可是很舒适

    我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白发紫眸,虽然没有笑容可是一脸轻松,额边一缕细致的长发伏在脸庞边搭下,直到下巴,看起来干练中又不失柔美

    可我却寻到了一把剪刀,将这缕长发全部剪掉

    我又点燃了一根蜡烛,寻到了纸和笔,写了一封信,一封寄给安娜塔西亚的信

    亲爱的安娜塔西亚:对你我很抱歉,也很愧疚,我是一个无能软弱的人,没有做好一个儿子,也没成为一个好弟弟,更不是个称职的国王,我满手血腥,身上集满了无数罪孽,我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忏悔自己的罪,我想我大概没有资格说自己是斯图亚特家的后代,更不配成为你的舅舅,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拜托你,拜托你一定将斯图亚特家的使命传承下去。原本我以为我还算年轻,应该可以让你无忧地长大,我还幻想着你将你心爱的人带到我面前,可如今我却不得不将你推上那条我曾经走过的路,或许以后会有人告诉你,你身为女孩不能承担斯图亚特家,但此刻我却可以很确定地告诉你,斯图亚特家的后代无论男女只要肩负起使命,都有资格承担起斯图亚特家,只是如果可以,我并不希望你承担,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只是个无忧无虑的公主,一直被家人宠爱呵护,但那也只是如果。半吸血鬼是效忠斯图亚特家的,值得信赖,所以请你万事不要怀疑他们,给他们一些食物,给他们一个得以生存的地方,贵族们大部分是愿意追随斯图亚特家的,可安乐总是容易让人生出无限遐想和野心,所以不要过分相信却也不要过分不信。至于王国的平民们,请你善待他们,他们才是人类王国的支柱,才是人类最团结的力量。关于夜族,我所知道的也仅仅是元老院有十位成员,不过他们相互之间矛盾隔阂很深,或许这会是未来取得人类自由的关键。最后还是只能和你说抱歉,抱歉我的擅作主张,抱歉我没有和你商量就做出这样的决定,抱歉将你推上这样沉重的路,抱歉安娜塔西亚,如果可以,希望你不要恨我,如果,可以

    写完这封信我忽然觉得自己心里轻松了好多,我又找到一卷羊皮纸,写下了另一样东西,这个东西或许可以减轻我身上万分之一的罪孽吧

    我将这封信交给了达伦,拜托他一定要转交给安娜塔西亚,也拜托他一定要代替我照顾安娜塔西亚,达伦沉默了良久,抚心半跪郑重地向我回答了遵命

    后来又过了三天,这三天里我过的无比轻松,连那些总觉得我在逞强的平民看到我的笑容都觉得这次我是真的在笑了,大概是我的笑容给了他们信心,那些满脸绝望的贵族都开朗了不少,分明依旧是紧张的战期,可城镇里却有不少欢声笑语

    这三天夜族也一直没有攻击,直到第四天,金灿灿的夜族大军兵临城下,为首的是他,他穿着我从没见过的戎装,依旧那幅冷冰冰的表情,黑眸里也没有任何波澜起伏,像极了我十岁那年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

    陛下达伦忽然叫住我

    我转过头去,达伦和众多贵族正站在我身后,皱着眉,脸色沉重地看着我

    您真的决定好了吗达伦犹豫了很久才开口

    早就决定好了我点点头,对他们笑了笑,为什么不开心点,这是赚钱的买卖

    陛下!一旁的贵族忽然大喊,我们并不害怕面对终结

    回家吧,你们的孩子还在家里等你们回家我转过身,向城门走去,务必让他们无忧无虑地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