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里斯”

    玉白的女体跪在雪地上,松软的雪沾上少女青白的膝盖。

    像一枝雨后的山茶花,少女坐在伯里斯腿上轻颤。

    她实在太害羞了,以至于鸵鸟似的把头埋在伯里斯的肩膀,百灵鸟似的声音带着情欲的轻喘。

    松枝被雪包裹着,温暖的光透过树木的间隙照在他们身上。

    “呵”,伯里斯靠在树干上,微微偏头,发出嘲讽的低哼。

    少女面上仍然十分害羞,但是和伯里斯贴得却更紧,硕大的乳球软像膨胀的棉花,被少女因为体力不支而一颤一颤的动作挤压成各样的圆球。

    她的手也不老实,一只像玫瑰藤蔓似的攀附着伯里斯的肩膀,一只在伯里斯修长的身体上游移,那是少年人的青涩身躯,却因为长期的锻炼而有着成熟男人的美丽弧线。

    因为伯里斯不能动弹,少女的动作越发大胆。

    伯里斯吞吐的气息越来越重,冷调的皮肤上泛起玫瑰色的情潮,眼睛却像一头凶猛的巨兽,等待机会将猎物吞入腹中。

    “够了”伯里斯的声音变得沙哑,“你到底要怎么样”。

    他从未接受过这样的冒犯,知礼的淑女早已经羞愧的退下,但少女反而更加大胆。

    她慢慢抬起头,脸颊像红通通的苹果,但她仍然没有放开伯里斯,反而开始亲吻他的脖颈。

    她好奇的看着伯里斯上下滚动的喉结,像是孩子找到了一个特殊的玩具,公主得到了她的金苹果。

    少女的发丝在伯里斯皮肤上刮过,带起一阵特殊的痒意。

    伯里斯的喉咙变得干涸,身体的每一寸都燃起热火,偏偏始作俑者还像是玩游戏似的,在伯里斯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黏湿的痕迹。

    伯里斯几乎不能控制表情,但他这样生硬地看着她,反而好像激发了她的兴趣。

    她黏黏糊糊地贴着伯里斯,小猫儿似的把脸贴在伯里斯的脖颈处磨蹭,撒赖的说“伯里斯,你理理我,你理理我”。

    “伯里斯”她重新跪在伯里斯身上,雪白的双腿分开,纤细的腰弯着,抵着伯里斯身下的火热,近乎天真的望着伯里斯。

    早先粉红的唇变成树莓似的红,上面还挂着白色的粘液,她舔了舔唇,粉红的小舌把粘稠的液体卷进口中,像是将伯里斯身下的白灼液体纳入口中一样。

    那张莹粉的小口还在望着伯里斯,舌头一动一动地撒赖“伯里斯,伯里斯”。

    靠在树干上的少年仍然面无表情,冰蓝的眼眸像一片蔚蓝色的海洋,却没有同先前一样完全偏开头。

    少女如愿的碰到了那片冰冷的唇畔,她没有深入,只是玩游戏似的贴贴,一下接一下,仿佛多新奇似的。

    一直被迫接受的少年,反而无师自通地撬开了少女的唇,像品尝上等的花蜜,火热的呼吸将雪地里的两人包围。

    俊美的少年和美丽的少女在树林下亲吻,仿若一对爱侣。

    但美丽的画卷并没有如期望的那样继续展开。

    泛着银光的匕首像毒蛇一样,迅速刺入伯里斯胸膛,血液像爆开的红浆果,染红了少女半边脸颊,嘀嗒嘀嗒,沿着少女的下巴流进雪地里。

    “怎么这么傻呢”,少女抬起伯里斯的下巴,手腕纤细的骨骼像花茎一样,她慢条斯理地整理好披风,像悠闲的猎人,哼着神秘的小调儿,消失在冷色的月光中。

    感受着胸腔流失的血液,伯里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盯着她的背影。

    那是少女特有的背影,单薄,纤弱,她走得并不快,沾着泥土混合血迹的雪白双足踩在松软的雪地上,发出清澈而特殊的声音。

    【午夜梦魇使用成功】

    莱浓听到系统的提示声时,手里正捧着据说x物质污染度不超过0.1%的蘑菇浓汤,低着头跟着一群女仆走进餐厅。

    午夜梦魇可以制造幻梦,但这种低级消耗品的缺点也很明显,对精神力越高的人,成功率越低,并且幻梦必须给被使用者造成超过50%的噩梦效果。

    这样一来,能使用的范围着实不大。

    但瞌睡来了递枕头,她本来还在想怎么让伯里斯对她保持新鲜感。

    毕竟她不可能指望一场短暂且称不上愉快的邂逅,就能让伯里斯对她念念不忘。

    而伯里斯刚被梦兽袭击,精神力域很不稳定,简直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听到使用成功的提示声,莱浓彻底放心,效果大概会间断的持续一个月。

    不管是好的印象还是坏的印象,短时间内,伯里斯不会忘记她。

    低头罗列地退出餐厅,回到下人房用午餐,莱浓不禁感叹,自古以来吃饭的地方都是八卦的摇篮。

    其中最受瞩目的事件,应该就是庄园主人要重新选择陪读以及陪侍仆人。

    小小的一个下人房虽然表面风平浪静,但私底下已经暗潮汹涌,分成了好几个派系。

    要接近那些人,这显然是个机会。

    时间就在半个月后,不过莱浓并不着急,又或者说,她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着急。

    不然处于她这样被孤立的地位,基本属于食物链的底端,可能还没等到参加选拔,已经默默的被消失了。

    “莱浓”梅林靠近坐在边角畏畏缩缩的莱浓,掐着嗓子,里头像灌了蜂蜜“可以坐在这里吗”。

    “--嗯”少女安静地点了点头,但并没有和梅林继续对话。

    她继续用餐,只留给梅林一个脑袋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