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年听到声音,很快站起来,“能够偶遇一位可爱的小姐,是我的荣幸”。

    “我,我路过这里,我-”女奴的脸轻而易举地涨得通红,她突然意识到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毫无疑问,这加剧了女奴的忐忑。

    “我耽误您的时间了吗”温柔的少年轻轻叹了一口气,漂亮的蓝眼睛有一种难以描绘的忧愁。

    他仿佛要说什么,但最后只是说“如果那是您希望的话,那么您可以离开了”。

    女奴站在原地,她很能明白,如果能够上这位大人,哪怕只能拿到一点东西,也值得倾尽全力。

    但女奴跃跃欲试的同时又有些害怕,她踌躇一会儿,才鼓起勇气问,“您有什么烦恼吗,如果我能帮得上忙的话”。

    “我们是一样的,我是说,如果没有家族的支持,我可能比您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差劲得多,这样您还要帮我吗”

    “我想,褪去家族的外壳,没有人会爱上我这样的人”

    “不是的”女奴反驳道,“您值得世上所有的爱”。

    “包括您吗”

    “--当然”女奴尽量抑制自己的心情,想要小心应对,但忽闪的眼睛已经盛满一种少女萌芽的喜欢“您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

    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很难让人珍惜,对于博格·道伦来说,尤其是这样。

    他变得百无聊赖,野外的小雏菊摘得轻而易举,以至于博格·道伦几乎没有兴趣再继续下去。

    博格·道伦兴趣缺缺地挑起女奴的下巴,看见她羞怯地垂下眼睛。

    “我可以对您倾吐我的烦恼吗”

    “当然”

    “哪怕,是一个不敢表达的爱”博格·道伦靠近女奴,女奴羞怯地闭上眼睛。

    --还是放下来会好看一点吧。

    身为表达爱意的当事人,博格·道伦那双凑得极近的蓝眼睛没有染上一丝情绪,他微微抬头,手抚上女奴的发丝,想把发带扯下来。

    吻迟迟没有落下,女奴有些不安,但又不敢睁开眼睛。

    少年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手指勾起女奴的发带,正要扯开,一张心有余悸的脸突然撞进他的眼睛。

    少女惊讶地张着嘴,黑色的眼睛睁大,和博格·道伦的蓝眼睛对上了一瞬。

    接着她不知所措地退后两步,慌张地转过身,似乎还因为踩到裙子蹒跚了一下。

    少女鸦色的发丝沿着百合花色的脖颈垂下,又被她顺手揽起,捋到耳后,露出白生生的一段纤细的脖颈。

    接着,少女一个闪身,消失在对面建筑二楼凸出的阳台。

    蔷薇的花枝沿着阳台向下垂,挂着夜莺的鸟笼还晃来晃去,仿佛在诉说着少女存在的痕迹。

    “感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我想,你应该去完成你的工作了”

    博格·道伦立直身体,淡金色的发丝仍然有几分阳光的温暖,但那双温和的蓝眼睛半眯着,如同极地的冰岩,冷得足以将任何生物冰封。

    “可是-”

    “有什么问题吗”博格·道伦望过去,这个传言里温柔少年,这时候更像是无情的审判官。

    他已经变回那个高高在上的特权基层,虽然脸上仍然标志性的温和笑容,但触目仍然是冷意。

    “是”女奴瑟瑟发抖,几乎逃也似的跑开了。

    博格·道伦望着对面那一陇沿着长廊蔓延的蔷薇,几乎可以肯定,她看见了。

    藏在垂挂的蔷薇丛后面窥视的虫子。

    “还以为短时间内,见不到你了”看来,没有被伯里斯的那条狗用得合不拢腿。

    博格·道伦摸摸罗伯的脑袋,蓝猫在栏杆上打了个哈欠。

    而被博格·道伦提起的少女,拾级而上,正在天台,迎着四面而来的风。

    【可以确定,博格·道伦的确是个变态】由于格娜的示好,宿主得到一份轻松的活事儿,按照地图猜测,在这儿蹲了半天,

    系统几乎以为博格·道伦不会来了,谁知道刚来就碰到个大的。

    【哦?】

    【至少有心理问题,刚才,好感度又增加了】

    【哦】

    【你敷衍我】系统感觉自己的意识体cpu气愤的发热,【你怎么这样嘛,不是说原谅我了,我以后就是你真正的系统了】。

    【都说了不要撒娇】

    【我才不会撒娇】系统哼哼唧唧,敢怒不敢言,只能把话题扯到新的方向。

    【难道不是吗,道格·博伦这种漂亮得跟水仙花一样的少年,出去哄骗感情都像是别人嫖他】

    【哄骗感情?】莱浓伸了伸懒腰,【是玩弄人心,不屑,轻蔑,嘲弄,但自己又乐在其中】。

    【他也是想得到一份真正的爱吧,或许,在爱面前,他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想到道伦·博格异常大方的好感度增加,系统觉得道格·博伦也不是那么不可以理解。

    【。。。说得很好,但下次别说了】

    【不要下载来路不明的非主流语言包】

    【总之】系统想岔开话题。

    【总之,道格·博伦是个碧池】说着,莱浓站起来,她四肢欣长,风把制裙吹得往后飞,碧绿丝绸发带和鸦色的发丝缠绕着。

    【那我们是不是要-】躲开他,系统有点舍不得,无论如何,道格·博伦是真的很大方。

    【不,毕竟,我也不是好人】

    通往天台的楼道响起脚步,绿萝沿着墙体蜿蜒。

    “谁”,少女故作凶狠试探的声音在楼道间回响,仿佛玻璃瓶叮叮地撞在一起,清而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