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是说,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走,没有人会看到我们”他停下来,“你还想要怎么样”。



    少女仍然沉默,下巴贴在他的肩上,以至于他看不到她的表情。



    “说话”



    伯顿·沃所科抖了一下手臂。



    “伯”



    少女上身往后一歪,几乎惊慌失措手地勾住伯顿的脖颈。



    “——嗯”



    伯顿·沃所科不做乱了,整个人如同冒着热气的烟囱,僵硬而怪异的安静下来。



    他晃手,是想提醒她,让她回答他。



    可是她不但主动抱着她,还叫他伯。



    如果她那么喜欢他的话,那他也不是不可以让她做他的情人。



    虽然作为一名情场老手,长期和一个情人来往有失吸引力,但如果她乖一点,也不是不能让她在他身边待得久一点。



    但最多叁年,如果她非要留在他身边,他可以考虑让她成为他的妻子,虽然她的身份肯定会带来一定阻力,但他。



    “到了”



    她试图从伯顿身上下来。



    “嗯”



    伯顿把她慢慢地放下来。



    “明天,你知道怎么做吧”伯顿·沃所科伸出的手在她黑鬈发上悬停,似乎要抚平她那缕轻微的蜷曲。



    “怎么做?”她退了半步,仿佛有些不明白伯顿突然提起的话。



    伯顿·沃所科伸出的手微微转向,弹了一下少女的额头。



    他看傻瓜似的看着她,自己反倒气得笑出来,右手的巨剑被他拉直,灿烂的金发在夕阳下熠熠生辉“除了跟紧我,你还有其他方法活下去?”。



    “我自己也可以”少女抬头,漆色的眸子灼灼地看着他,她拳头握得很紧,仿佛在给自己勇气“还有,关于深蓝,我”。



    “你”伯顿不自然地抬高下巴,但声音却有些颤抖,“你既然说过喜欢,那个就当作礼物”。



    “我想你应该明白,那时候我的理智完全混乱,我不可能会”她认真地看着他,仿佛不是揭开一个残酷的真相,而是在述说一个永恒的真理。



    “不可能爱我,我知道,你说过无数遍了,小姐”伯顿·沃所科那双金发的眼瞳如同这西落的太阳一样沉下去。



    他带着笑,仿佛要做出早已了然于心的平静模样,但那笑仍然有些怪异,仿佛小丑脸上的滑稽面具。



    “我会要你的爱?”,他声音是冷冰的,但有些急躁,仿佛一只满身伤痕的野兽为了壮大声势而进行的嘶吼。



    “那我们”少女几乎希冀地看过来。



    “交易罢了,世界上没有免费的面包”他冷刺地看着少女,金瞳跳动着“在偿还深蓝之前,成为我的情人我的情人之一”。



    “你知道,我的情人那么多,不可能死缠烂打奢求你的爱”他这么说着,轻蔑地笑起来,立体深邃的五官让他仿佛多情的浪子。



    然而即使到这个地步,他还是不愿意说一句,我不想要你做我的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