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寂于黑湖 > 分卷(8)

    他忽然又平躺到棺面上,说:这么生气你怎么还不醒呢,然后他邪魅地大笑起来,笑得他的眼角都流下了血色的眼泪

    他笑了很久,似乎是笑累了,又坐起来,擦掉眼角的血泪,淡淡地说:你还是这么冷可是说完他又趴回棺面,侧过脸贴到上面,这次还伸开双臂紧拥住棺面

    良久他才跳下水晶棺,蹦到我面前,带着邪魅的笑容,牵着我的双手摇晃着说:可怜的小诺尔啊说完拽着我蹦蹦跳跳地绕着水晶棺转圈

    看在你这么可怜又陪我跳舞的份上,我可以满足你的一个好奇心他对我眨了眨眼睛,动作像是个单纯的少年,可他嘴角那抹邪魅的弧度我却无法忽视,你想知道什么

    我想知道什么,我一瞬间脑中涌现很多想法,我想知道我消失的十七年,想知道我是谁,想知道我家在何处,我还想知道林顿的事,想知道他黑眸的尽头在哪里,想知道他眼中黑湖的湖底埋藏着什么,我更想知道彼岸在何方

    然而我的嘴巴却不由自主地问出了一个不断在我脑中盘旋,遮盖了其他所有想法的问题:奥诺尔是谁

    克里斯汀忽然笑了起来,像是对我的问题早有预料一般,他一边拉着我转圈一边悠悠地说:我猜你最想知道的是他和林顿的关系

    我没有否认,我觉得如果他告诉我奥诺尔是他们的朋友,这样的答案我一定不喜欢,告诉我奥诺尔和林顿的关系也好,说不定我能利用这个关系给自己带来什么机会

    奥诺尔他轻笑着说:是林顿的父亲,初拥林顿的父亲

    尽管很震惊,可没有听到说奥诺尔是林顿的爱人,这一刻我忽然有点开心有点侥幸,但下一刻这丝喜悦又荡然无存,因为克里斯汀说:虽然很同情你,不过还是得实话告诉你,奥诺尔是林顿最爱最在意的人

    第9章 他也会害怕

    想必你也感觉到了吧克里斯汀松开我的手,坐回棺面上,晃荡着双腿,说:你只是奥诺尔的代替品

    代替品永远都不会得到真正的爱的他神色很是笃定,又笑着露出一对小尖牙,你想这么悲哀地做一个代替品直到被折磨死吗

    自然是不想的,我就是我,我不是奥诺尔,我更不想做他的代替品,可是看着面前这张邪魅的天使面孔,我并没有说话,因为我忽然想起林顿说除了他之外谁都不能相信

    当然我也不会相信他

    克里斯汀继续自顾自地说:身为代替品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摆脱这样悲哀的命运似是也没想我会回答,他直截了当地说:杀了他

    杀了你代替的人,或者杀了把你当做代替品的人他的声音忽然就清冷了下去

    我心头一颤,但我立即意识到一件事:你想我替你杀了林顿

    是的他似乎也没打算隐瞒,轻笑着回答,你可以拒绝,我从来不会强人所难,不过于你而言,难道不想摆脱林顿吗

    我拒绝我脱口而出,我不是你们之间相互报复的工具

    他却没有因为我的拒绝生气,反而露出邪魅的笑容说: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还是你爱上他了所以舍不得杀他

    我绝对,不会爱上一个吸血鬼,除非我死我十分郑重地说

    克里斯汀一怔,忽然露出两个小尖牙,悠悠地望向我身后说:真悲哀啊林顿,你的小诺尔这辈子都不会爱上你的,你的我爱你可真是讽刺呢,怎么办,要杀了他找一个新的代替品吗

    我心跳顿时剧烈起来,转过身,发现他阴沉着脸站在门边,黑眸中阴晴不定,看不出高兴还是生气

    啊对了!小诺尔,我顺便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克里斯汀猛地趴到我的后背上,环抱住我的脖子

    闭嘴我看到他黑眸中阴郁积聚

    可是克里斯汀却发出邪魅的笑声,凑到我耳边低声魅惑地说:他教你跳的舞是伴侣才能跳的舞哦,当年林顿想和奥诺尔跳想得差点疯了呢

    我让你闭嘴!他顿时满脸暴怒,眼眸中红光大放,手指甲骤然变得锋利,一眨眼就闪到了我面前,向我脸侧抓去

    我顿时感觉脸庞刮过一阵风,刮得我生疼,似乎还有温热的鲜血从脸颊流出,同时我肩膀一轻,前一刻还在耳旁的邪魅笑声,骤然就在门边响起,紧接着就听到克里斯汀的声音从门外远处悠悠地传来:看在小诺尔和我跳舞的份上,我就不将他擅闯圣地的事告诉他们了,还有啊,林顿,加固一下魔印,不然他可就要醒了哦

    他眼中红光消退,可是脸色依旧阴沉,盯着我看了良久,黑眸中也忽明忽暗,接着忽然凑近我的脸,轻轻舔舐了一下我的脸庞

    不管他和你说什么,你都给我忘了他忽然开口:还有这个地方和这个水晶棺里的人全都给我忘记

    你可以直接消除我的记忆,让我全都忘记,不然我怎么忘得了我偏过脸

    他猛地勒紧我的腰,掰过我的脸,捏住我的下巴抬起,直视着我说:听话

    我听谁的话都不会听你话的,你尽管打我吧虽然我说的很强硬,但是我还是有些害怕地观察着他的眼眸,毕竟他打人是真的很疼很疼

    他的黑眸中立刻积聚浓重的阴郁,我立马闭上眼睛,同时深吸一口气做好挨打的准备

    然而挨打却一直没有降临,我又睁开眼睛,发现他竟然一脸无奈地看着我,黑眸中的阴郁虽然还在,但似乎被压到了湖底

    他们知道真的会杀了你的,这个地方和这个人绝对不能被暴露出去,你不要看伯特莱姆他们好像很注意你的样子,在这件事面前,你的命对他们而言根本无关紧要,更不要说你只是个人类连夜族都不是他解释说

    我有些意外他居然颇为耐心地给我解释这么多,这在印象里几乎没出现过,但是我依旧倔强地说:被杀了正好,我就可以摆脱你了

    我承认我这话是故意刺激他的,但同时我突然觉得这样似乎真的比被他当做奥诺尔的代替品折磨死要好

    他黑眸中的阴郁顿时又浮出水面,捏紧我的下颚怒吼道:我说了,死,你想都不要想

    我以为接下来他会直接动手,然而他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就松开了我,这倒是让我有些惊奇,不仅因为他又压制脾气,还因为他根本不需要呼吸,所以我一直以为他不会呼吸

    他松开我后脸色凝重地走到水晶棺前,毫不犹豫地伸出指甲划破手腕,将手腕的血滴在棺面上,他的血顺着那些奇异的纹路流淌游走,很快竟把整个水晶棺表面的纹路都染成了鲜红,接着他眼中红光大盛

    永远都别想醒过来他恶狠狠地盯着棺中人咬牙切齿地说,黑眸里也翻涌着强烈的恨意,这一刻我似乎从他闪着红芒的黑眸里看到了一双鲜红妖异摄人心魄的眼眸,然而也只是一瞬红眸消失他的眼眸也恢复了深不见底的漆黑

    你很恨他我问,其实我也是陈述,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