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寂于黑湖 > 分卷(22)
    那吸血鬼和我在战场结下了仇怨,我很抱歉连累了沙雅我看着公爵回答,他说的咄咄逼人,可想而知并不像表面这么释然

    公爵打量了我好一会,依旧一脸平静地说:既然殿下对沙雅的死有所愧疚,那么就请如实地告诉我,你是如何从那个吸血鬼的手下死里逃生的,这三年那个和你结怨已久的吸血鬼抓住你不杀你,又是让你在做什么

    这些问题是我回来后最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可公爵却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全部拿出来逼问我,让我不答也得答

    果然所有人都在好奇这几个问题的,公爵话刚落音,所有人都将目光积聚在了我身上,我想他们大概都觉得我能回来是件难以置信的事,更可能怀疑我已经投靠了吸血鬼,回来进行着什么计划

    我以父王的名义起誓,杰勒米绝对不会做出背叛人类的事哥哥忽然走到我身边,郑重地说

    陛下公爵行礼后直视着哥哥说:我自然相信身为斯图亚特家后代的杰勒米殿下不会背叛人类,不过我认为有必要弄清楚那个吸血鬼抓走殿下的目的,这三年来他也从未用殿下做人质威胁王国,以至让我们以为殿下已经随先王而去了,那么他抓殿下的目的就值得深思了,抓住敌人既不杀之而后快,也不加以利用,那是为了什么

    殿下,请你如实地回答我公爵望向我十分认真地说

    看着公爵的眼神,感受着周围人审视的目光,我知道我逃不掉

    这些问题不只是公爵的问题,是在场所有人的问题,如果我不回答或者不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影响的很有可能是斯图亚特家的凝聚力,更有可能波及王国的内在安稳

    杰勒米哥哥忽然将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不想回答可以不回答

    我回头对哥哥微微一笑,没关系的,都过去了

    哥哥一怔,对我回以一个微笑

    我低下头,深吸了一口气才抬起头直视公爵,说:他囚禁了我,当做血仆囚禁

    我伸手解开自己的衣领,露出脖子,那里还有很多浅浅的咬痕,周围顿时一阵哗然

    我挤出一个苦笑:正如你们所想的,那些血仆该做的事,耻辱的事,他都对我做了,周围顿时惊呼

    至于目的我低下眼眸,他说他喜欢把我当玩具玩弄,喜欢看我这个斯图亚特家的后代受辱的样子,他说看我那幅样子比杀了我更让他痛快,周围顿时一片义正言辞和窃窃私语

    我能逃出来是因为我用银刺中了他的心脏,虽然不知道会不会让他致死,但是确实让他暂时失去了行动力,所以我才得以逃脱

    七分真三分假,我想我做出的回答应该满足了这些贵族的好奇心和臆想,虽然我知道这样的回答一定会让他们在背后对我议论纷纷,甚至嘲笑不屑,但我想至少他们不会怀疑我和林顿有其他什么关系

    在所有人类的认知里,斯图亚特家的后代和吸血鬼之间除了敌对关系,不能有任何其他的关系,一旦这个认知崩坏,影响的是整个人类王国

    杰勒米哥哥走到我面前,拧着眉对我笑了笑,一脸心疼地将我的领子系好,我不会再让你经历这些了

    很抱歉让殿下说出这样的事公爵对我微微欠身,我明白这些事对殿下身心带来的伤害,不过我还是有个不解的地方,希望殿下为我解答

    公爵,我很抱歉沙雅小姐的死,但是这一切都不该由杰勒米一人来承担哥哥有些生气地挡在我面前

    陛下公爵再次欠身,请理解一个失去女儿的父亲的痛,这些年我碾转反侧,寝食难安,到处寻找和那个吸血鬼有关的消息 ,只想有一天可以亲手杀了那个吸血鬼,而现在我得到的消息却和殿下有关,让我如何不心急如焚地找殿下求证

    我心头一紧,隐隐有种感觉他接下来要问的事可能会让我无法回答

    没等哥哥回答,公爵竟然不顾礼仪,直接了当地说:据我所知那个吸血鬼属于元老院十大家族中的雅摩罗曼家族,而雅摩罗曼家的图腾旗帜正是四叶草,请问殿下,你用无名指戴着雅摩罗曼家标志的四叶草戒指是什么含义,难道也是那个吸血鬼强迫你的吗

    我顿时心头紧绷,能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了我的手上,想来公爵是真的调查了很久才会知道林顿属于雅摩罗曼家,就连我在他生日之前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更别说他所属的家族了

    可是我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怎么解释天使之心

    殿下,请你如实回答公爵句句紧逼,或是,你和那个吸血鬼之间还有什么其他的关系

    含义?忽然不知从哪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含义就是他敢把戒指摘下来,你们都得死

    他真的来了,我心跳顿时剧烈起来,说不出是慌张还是期待,目光焦急地寻找着他的身影

    戒备!有敌袭!哥哥忽然大喝一声,那些贵族顿时如临大敌,左顾右盼,纷纷后退,隐隐还有些颤抖,门外也立刻冲进众多全副武装的骑士和卫兵,纷纷拔剑举矛,一脸警惕

    哥哥一把将我拉到身后,握着银剑拉着我缓缓退后

    你总能让我如此心痛耳边忽然响起他冷冽却颤抖的声音

    我赶紧转过身,只见他穿着斗篷披风,斗篷遮盖着大半张脸,只有弯曲着微妙弧度的薄唇露在外面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冷冷地说:逃走你想都不要想,跟我回去

    一道银光忽然从眼前闪过,猛地劈向他,他立刻松开了我,往后跳跃了一小步,同时我被拽到了哥哥身后

    吸血鬼!哥哥咬牙切齿地说,我绝不会让你再从我眼前把我弟弟带走了

    他勾了勾嘴角,蔑笑着说:就凭你

    他身形一露,那些骑士守卫顿时一齐向他劈砍冲来,我们说话间,那些泛着银光的武器已经逼近到他跟前

    他嘴角弧度加深,微启嘴唇,命令道:全都滚出去

    话刚落音,那些骑士守卫忽然全都以各种不同的姿势定住身形,神情分明还是怒目圆睁,满怀杀意,可却都放下了手里的武器,一齐转身向门外跑去

    片刻功夫围堵成墙的骑士守卫全都从这个舞会厅不见了

    吸血鬼公爵的声音忽然在他的方向响起,下一刻公爵爆喝:你去死吧

    他嘴角弧度不变,忽然侧过身,一柄铮亮银剑瞬间和他擦身而过,他依旧面朝我,可手臂却向后一抓

    等到他手臂再拿到前方时,已经掐住了公爵的脖子

    公爵脸色涨红,大张嘴巴,挥剑向他砍去,而他只是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夹住银剑,那银剑就再也移动不了半分,轻轻一折,就裂成了两半,一半还在公爵手中大幅度颤抖,公爵被震得立马松了手,银剑掉在了地上

    你调查我?他朝公爵的方向蔑笑起来,查到我是谁了?

    公爵被掐的面红耳赤,快要窒息,自然说不出话来,他似是也没想让公爵回答,弓起锋利的五指,勾着嘴角吐出一个词:自不量力

    不要杀他!无论公爵如何咄咄逼人的询问我,他终究是人类王国的中流砥柱,是斯图亚特家可以依靠的力量

    他一顿,看向我的方向,冷冷地说:只要你乖乖听话,他自然可以活命

    你先放开他我一边说一边思索着对策

    身为我仆人的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他的声音又冷冽地几分,我可以想象他现在脸色一定很阴沉,但我有些意外的是,他似乎在证实我刚刚做出的回答